跑步

雷震八荒 251.第二百五十一章 、提交证据

2019-10-13 00:29: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251.第二百五十一章 、提交证据

“目前为了保护矿区,就只能让众位弟子坚守矿区,根本不能让你们出击去查探吧,所以是别无他法了。对了,袭击五号矿区的灵兽是什么样的灵兽,最后为何只伤了一名弟子。”陆德春无奈地道,接着,又产生了疑问,忍不住又问了事情的经过。

于是,龟宝就将在矿区的低阶弟子所讲的话,略有删减地跟陆德春说了一遍,接着道:“事情的始末就是如此了,而弟子来到的时候,便见到两头五阶灵兽正在攻击高阶四象阵法,而其他的弟子正在向阵法中注入灵力,以维持高阶四象阵法的防御。”

陆德春听到龟宝的话后,顿时大吃一惊,便说道:“什么,高阶四象阵法?”

龟宝点了点头,也没有隐瞒,又回答道:“是啊,这个阵法也是上个月才布置好的。”

“如此一来,矿区又必须提升防御阵法了,以后守护矿区将会更加安全,而且看来也不用派遣那位筑基中期的弟子前来相助了。”陆德春又喃喃地讲道,直接将派遣弟子来到这里的想法,给取消掉了。

“啊!可是如今正是特殊的时期,有一个筑基期师兄来此守护还是好的,而且若是师侄去往上缴灵矿石,矿区又没有筑基期弟子守护了,恐怕……。”龟宝又惊讶地喊道,暗骂他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陆德春却没有理会龟宝的惊讶,又思量道:“如今想来,你之前的猜测还是有几成可能的,几个矿区入侵的灵兽,都是一样的种类,这似乎不能定位为一次灵兽的入侵,而是在背后有人操纵。”

龟宝听到陆德春的话后,对于他谨小慎微的性格,却是有些恼怒,而此时似乎已经开窍了,于是龟宝将灭杀那名骁兽谷矮胖弟子的事情说出去,让陆德春更加清晰了。

然后脸色恢复了淡然,冷笑了一下道:“师叔,如今是否有人操纵,想必陆师叔心中已有定论,弟子也不再妄加断言了,而如今师侄将在第五矿区外面击杀的那名修士,他的尸体、储物袋、灵兽袋都在此次,还请师叔查看。”

陆德春也接过了储物袋与灵兽袋,注入神识一瞧,却是查看一个筑基中期的矮胖弟子,还有两头五阶的灵兽,顿时脸上又惊愕了起来,思量着龟宝还真是奇异啊。

而一名筑基初期二层的弟子竟然灭杀了一名筑基中期四层的修士,这未免也太让人惊奇了,之前只是道听途说龟宝的奇特,如今倒是真的见识到了。

“很好,有了这些证据,那骁兽谷这次就脱不了干系了,师叔马上赶回主矿区,你是否还有疑问?”陆德春严肃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然后将东西都收了起来。

“这个,第五号矿区伤了一个最高修为的弟子,采矿及管理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所以采矿的数量是否应该减少一些?”龟宝脸上露出一丝精明的笑容,问道。

“你倒是挺会精打细算的,少了一名弟子,就要减少灵矿石的数量。”陆德春脸色严肃,也冷笑了一下,说道。

“师侄也是无奈之举,矿区受到灵兽的侵入

,严重地影响了开采进度,而且师侄也要对各位低阶的弟子负责,决不能放弃他们,让他们顺利地得到这个月的全额奖励。”龟宝叹了一口气,脸色尽是为难之色,无奈地讲道。

而其中却恰恰含有讽刺地意味,讽刺陆德春对低阶的弟子不负,目的是想逼迫他答应龟宝的条件,减少灵石矿上缴的数量。

“哼,减少的一个弟子,对于开采的灵矿石数量根本没有什么大的影响,而上缴的数量保持不变。”陆德春听到话后,却是冷哼了一声,对于龟宝的要挟也有些无可奈何,最后还是没有答应了。

而龟宝见到陆德春没有应承,那也就放弃了,毕竟面对这陆德春这样的金丹期修士,就算是哀求也是无功而返的,于是陆德春驾驭着飞剑,离开的第五矿区,返回主矿区了。

龟宝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也暗自悔恨,虽然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但是终于让这件事情得以圆满处置了,而且反正自己的名声响亮,多一件有功劳的事情也就不多了,但是龟宝也知道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接着,又摇了摇头,便开始修炼了。

随即,龟宝就将之前灭杀的那名矮胖弟子,身上储物袋中的一部分东西取了出来,虽然有一部分东西交给了陆德春,但是一些有用的东西,还是留下了,毕竟此人是龟宝灭杀的,里面的物品理应也是龟宝的了。

龟宝将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还是与其他的骁兽谷弟子一样,除了丹药、灵石、草药外,里面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而且也没有林石觉的家底丰富,不过有一些灵草可以炼丹,倒是可以解除缺少灵草炼丹的燃眉之急了。

如今,龟宝在矿区已经修炼了三年多了,成为筑基期二层修士也有四年多了,而且隐隐有突破的征兆,若再继续修炼下去,肯定能在短时间突破的。

此时,在突破到筑基期三层之前,修炼的丹药却是非常的充足了,而且加上自己会炼制丹药,根本不会出现短缺的现象,而如今积累了众多丹药,除了修炼之用,还有喂食灵兽,身下的还有不少。

而龟宝此时的身家肯定超过很多的筑基期的弟子,因为之前在迷雾山谷的时候,得到了许多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又非常丰厚,让龟宝的身家一下子就暴涨了起来,这也就难怪有些人喜欢去做杀人越货的事情了,既不用本钱,又有丰厚的收获。

而矮胖弟子的一些法器根本用不着,灵兽也被龟宝打死了,躯体倒是还值得一些灵石,甚至还可以用来炼器,但是龟宝用来作为证据,全部都给了陆德春了。

如今龟宝储存了许多灵矿石,又自己开采了许多中阶灵矿石,就算是三、四个月不开采灵矿石,龟宝也能保证矿区的五十名弟子,能够得到全额的奖励,这样才能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安心地开采灵矿石。

整理完毕之后,龟宝便交代了下去,让甘磷等人代为打理矿区,然后才开始修炼了,服用丹药全力冲击筑基期三层。

在乌蒙山脉的某一处山洞中,铁丹料正在与众位筑基中期的弟子商议着,并且带着代大笑的声音,评判此次取得的成果。

而林石觉受到了铁丹料的处罚之后,便回了骁兽谷,而在这段时间内,骁兽谷又加派了三名筑基中期的弟子来到了乌蒙山脉,协助铁丹料入侵极灵宗的矿区,但是那位神秘的少主,却是还没有来到。

在隐忍了一年之后,铁丹料布置了许多计划,而入侵的次数众多,就连极灵宗想重新开采矿区,也受到了阻碍,也算是有非常好的效果了。

铁丹料两条如刀般的眉毛舒展了一下,笑了笑道:“此次能够用声东击西之计,将极灵宗金丹期修士耍得团团转,并且重创了极灵宗的三个矿区,连主矿区都难以幸免,真是大获全胜啊。

而四位师弟真是劳苦功高,等到我们回到宗门,丰厚奖赏肯定是少不了,而此次也损伤了几头灵兽,连师兄的五阶飞禽也受到严重的损伤,也就证明了极灵宗的抵抗有多么的激烈;还有一位师弟,他为何还未归来呢?”

众人互相瞧了一眼,知道铁丹料是在询问那位矮胖的师弟,而一位方脸修士便恭敬地道:“铁师兄,师弟他负责牵引第五矿区,但是似乎有些奇怪,因为那天正是极灵宗管事弟子上缴灵兽的日子,所以一般的高修为的弟子全部都会聚集到主矿区。

就在我们开始攻击的时候,另外一、二号矿区都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唯独第五矿区没有,最后,隔了将近十个时辰,第五矿区才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而此时,我们等人正在等待着极灵宗高阶的金丹期修士,过去营救第五矿区,却未见那位金丹期修士有所动静,最终我们等了许久,才对其他矿区进攻,所以到了天明才回来。

于是我们一直没有给师弟发出回撤的讯号,而在第五矿区发出求救信号的同时,师弟的任务就应该完成了,而至今未归,确实有些难于预料。”

其他三人也点了点头,表示有着同样的想法。

“又是第五矿区,混账家伙!本师兄也是接到你们的通报,才迟迟未对主矿区下手,不然主矿区早已经泯灭掉了。而你刚才是指师弟有可能凶多吉少了?”铁丹料眉头一皱,突然严厉了起来,冷冷地问道。

“这只是师弟等人的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的,但是第五矿区之前出现过一些状况,有些事情倒是就很难确定了。”方脸弟子心中有些惊恐,声音颤抖着道。

“哼,黑胶云师弟巡查第五矿区,一去不回,林石觉与张文莉两人在那附近探查,却一人被残杀,一人被击成重伤了,如今又再失踪一名练气后期的弟子,真是让师兄肝胆欲裂啊。”

铁丹料愤愤不平的样子,怒火中烧般地骂道,而且之前他想那些龟宝,却让龟宝给逃掉了,顿时就更加愤怒了。

鄂州白癜风
柳州性病医院费用
西宁治疗龟头炎方法
鄂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柳州性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