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万古独尊 0177章 身陷绝境

2019-12-04 06:4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独尊 0177章 身陷绝境

沈离判断,数年之前,这株天绝诛神莲本已即将成熟,可是却有人在十阶凶兽的守护下却不自量力的前来抢夺。

却仅在匆忙间扯掉半片叶子,便被辟地赤虫赶跑或者击杀,天绝诛神莲生命力旺盛,重新焕发了生机,却在又将成熟时,被沈离三人摘了果实。

可见凶兽之命运同样多舛,守候多年拼死拼活不但一无所获还落得身受重伤的结果。

沈离把判断和两人一说,彭贾天幸灾乐祸,江芷柔也多了一抹笑容。

至少这一株天绝诛神莲能够抵得上之前的所有损失了。

正自说笑间,忽然身后的山壁间出现一股不寻常的响动,三人历时警觉,身处这种危险的环境中,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就在他们互望一眼想要退出这片断崖凹处,已经来不及了。山壁轰然崩塌,辟地赤虫那凶悍丑陋的头颅已经钻了出来。张口便是一片血炎魔烟喷出。

沈离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细节!

辟地赤虫的习性之中,一旦守护的宝物成熟或者消失,他便会重新寻找开辟拥有宝物的新领地。

而辟地赤虫对任何天才地宝的感知分外灵敏,此地距离它原来的领地不远,三人居然大意的再次把天居诛神莲拿出来赏玩,怎能不吸引它到来。

况且辟地赤虫因为遭遇身受重伤宝物被夺的种种因素,早已愤怒如狂,毫不惜力的开凿山腹破壁而出,而且直接使用最强大的天赋进行攻击。

沈离狂吼:“给我封!”

真元倾泻如注,寒意凛冽袭人,甚至连冰霜巨龙的幻影都没有出现,整个山崖凹陷内便已被千里冰封凝结。

距离太近了,一旦被血炎魔烟喷到,后果不可预料。

江芷柔也第一时间出手,怒海狂涛决立时发动,山凹处不足十丈方圆之内登时有了天地飘摇的意味。

彭贾天此刻也不退反进,发动九转琉璃诀,绕到辟地赤虫的身后,连劈带砍。

双方连番恶战,都以熟知对手弱点和实力。陡然短兵相接,师兄弟三人谁也不肯先退,都想要给另外两人争取撤离的时间。

于是战况转瞬间激烈起来,三人一兽的全力对撞,让山凹里真元鼓荡,弥漫出无尽才磅礴杀机。这片山崖原本不大,在元力的来回冲击下,咔咔乱响,加之山腹已被辟地赤虫挖穿,竟然有了倾颓之势。

可是此时无论人兽都已顾不得危险了,近身搏杀之烈超乎想象。辟地赤虫的血炎魔烟刚被冰封千里和怒海狂涛诀联手驱散,沈离又以化身噬魂妖兽第二变,以决绝的姿态冲了过去。

此时的辟地赤虫是最虚弱的时候,和最初遭遇的鼎盛实力下降了很大一截,而三兄弟此时战意高昂,沈离当然要拼一拼。

彭贾天再次被辟地赤虫用身体砸飞出去,江芷柔也因伤势没有复原,一招之下,口喷鲜血的倒飞而出。

而辟地赤虫则被沈离以狂暴的姿态顶住,轰隆一声撞在了山壁之上

,周围先是沙石俱下簌簌不绝,然后便是大地开始轰鸣。

刚刚爬起脸孔惨白的江芷柔和彭贾天脚下不稳又纷纷跌倒,然后他们便发现,刚才还魏然在眼前的山崖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极快的下陷。

地裂山崩!可是沈离还在里面!

江芷柔悲呼一声:“沈离……”抬脚就要冲过去,却被一旁跑来的彭贾天死死拦腰抱住。

修炼者的实力再强大,可是在这天地之威面前依旧渺然不足道,尽管彭贾天同样关心沈离的安危,可是在理智的权衡下,只能死死咬住牙关,拉着江芷柔向远处飞奔,没跑多远便被凶暴的乱流击倒,二人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躲避四处翻飞迸溅的流石。

半晌之后,天地轰鸣震颤才渐渐缓和,江彭二人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四处张望了片刻才相信刚刚发生的事实。

随即两人发疯一样冲向几十丈外断崖崩碎之地,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百丈方圆的巨大深渊,深不可测,整整一座山都以沉陷于地底。

而沈离被山体压埋,不知所踪!

“师兄!”彭贾天声嘶力竭的呼喊。

“师弟……”江芷柔无力的悲唤!

然而回答他们的是深渊里传来的滚滚回声,还有威势尽去,周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股股山风。

月在半天,星影疏淡,银辉洒落,两个孤单而渺小的身影跪倒在巨大的地陷坑前,悲伤而无助!

直到朝阳升起,驱散夜露,两人都倒在深渊边缘,相对无言。

悲剧到来的太突然,这两个和沈离最亲近之人根本无法接受。开始彭贾天还想下去寻找,可是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扔下去,竟然半柱香的时间也没有回音,深渊深不见底,根本无法下去。

这样终究不是了局,彭贾天勉强振作:“师姐不必太过伤心,师兄他吉人天相,肯定不会有事,我们现在马上回去寻找助力,好尽快想办法下去营救。”

只是这些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两颗硕大的泪珠流下面颊,赶紧侧过头避免江芷柔看见。

这深渊仿佛没有尽头,沈离的肉身再强横毕竟也是血肉之躯,此刻只怕早已不幸陨落了。

江芷柔好像失去了魂魄,默然点头,爬上彭贾天祭出的飞舟,转眼化光而去,目标星云宗。这是彭贾天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大可能给予他们帮助的地方。

在昨夜山崩之际,木爷爷忽然面色大变,怀中的黑玉咔擦乱响,光泽瞬间消失,沈离竟然再一次失去了联系。他不及通知任何人,带着小云向沈离消失的地方疾驰而去。

木爷爷之前使用的小型飞舟的动力灵石已经耗尽,就仍在沈家的仓库里,而沈家根本负担不起飞舟的消耗,并无灵石储备。

所以木爷爷只能展开身法,奔向事发之地。足足昼夜不休的奔驰了两日两夜才抵达出事地点。面对如此深渊,准备不足的他同样无能为力。

只是这连日连夜的赶路,木爷爷发现一个十分奇怪的情形,沿途之上许多修炼者似乎都在向这个方向汇集,而这些人成群结伴,修炼境界颇为不低,最差的都在凝元境巅峰期,其中半数以上都是破玄境的强者了。

木爷爷甚至认出了一部分武者身上的身份标记,居然是若干个四星宗门和五星宗门,甚至还有六星宗门的人。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吸引如此多的高手纷纷前来?

同时,在辟地赤虫的洞穴前,事发当夜过来探路却误入辟地赤虫领地,被追杀了很远的那两个凝元境巅峰期武者正引着数人围在洞口。

“林师叔,这便是那凶兽出来的地方。当时我只看见三个年轻人出手抢夺了一颗灵药后逃走,其中的女子似乎穿着齐州郡万花门的法袍,然后便被那十阶凶兽追杀了十几里,若不是我们兄弟分头跑,只怕就回不去了。”其中一个年轻人心有余悸的汇报着。

林师叔大概五十许年纪,一身威势沉敛,脸色凝重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那边出现山崩?”

“弟子当时十分慌乱,择路而走,委实不知。”那弟子说的含糊,其实他当时被辟地赤虫吓破了胆,即使听到了响动,却哪敢停下查看。

旁边另一个中年道:“林师兄,我观这里虽然还有凶兽居住过遗留下来的秽气,可是凶兽的气机威压全无,只怕不是走了就是被斩杀了,倒是不十分打紧,可是那边山崩的地穴,上窄下宽,只怕和我们所知的消息有很大关联。不如设法下去查探?”

林师兄沉吟了一下道:“黄师弟说的不错!大事要紧。我这就传讯宗主,请他派人将袶云杉环木带来。”

那黄师弟得到认可,脸有喜色道:“有了那件宝贝,如此深入地下便不愁了,不过等他们乘飞舟赶来至少还要半日功夫,我们何不进这凶兽洞穴查探一番,我倒是有些奇怪,就凭万花门一群女修,什么时候有胆子招惹十阶凶兽了,莫非这里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此言一出,人人动心,反正辟地赤虫的气息已淡,于是林师兄挥手道:“那就去看看,大家当心。”说罢当先向洞穴走了进去。

而此时,在那无底一般的深渊之下,沈离才悠悠醒转,他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

当时沈离和辟地赤虫撞破山壁,才发现山腹之中别有洞天,而这番震动则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原来这片山谷的地下乃是上古时期沧海桑田形成的熔岩地貌,一座高山卡在地层之间,其实下面早已悬空,而上面露出地表的不过是很小一个山尖罢了。

因为山体过重,早已不断下沉,山尖旁边的山涧便是因此出现的地层断裂,假以时日,迟早都会塌陷,却因为当日战斗激荡提前触发了崩塌。

沈离不幸随着山体坠了下去。

可是那时他身旁还有一个十阶凶兽辟地赤虫!沈离顾不得逃生,发出鬼牙刺在辟地赤虫的身体之上,吸收它的气血弥补自身。

辟地赤虫早已重伤,在沈离的吸取下越来越无力,而沈离却焕发出无穷的力量压在辟地赤虫身上,只觉得身体几乎要容纳不下这海量般涌入的血气了。

再深的深渊终究有触底的时候,沈离身在的山腹头顶早已崩溃四散,而辟地赤虫更是被吸干气血而死,当整个山峰重重的砸落,山体彻底崩碎,巨大的冲击力宛如移山填海,根本不是沈离能够承受的,沈离被反抛至半空,又摔落下来,当场昏死过去。

若不是他**强悍又恰巧体内血气充盈欲破,只怕早已粉身碎骨了。即便如此,除了沈离的心脉被碎星护住,他已然遍体鳞伤,內腑破碎了。

昏迷当中体内碎星疯狂转化完全将这股气血吸收,修复自身裂痕的同时也彻底的修复了沈离所有的伤势。

现在他只觉得自身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内视碎星,只见上面又修复了蚕豆大小的一块,显然辟地赤虫的气血十分可观。

同时一个幻影在沈离的脑海里无限放大!一个身长百丈,浑身金甲,长着数十条粗壮短腿的凶兽显现出来,开山遁地无坚不摧,气势无匹。

正是上古异兽辟地金甲兽!原来辟地赤虫的祖先血脉如此不凡,难怪生来便是十阶凶兽。

同时沈离体出现异常,手臂和脊背的骨骼之上逐一亮起一个个神纹节点,足足亮起了八十九个!一个新的神纹被碎星复制了。

因为沈离已经突破到了凝元境,体内一百零八个穴窍已经全数贯通,所以这一次,碎星复制的神纹,并没有再开辟穴窍,而是直接刻划到了沈离的骨骼之上。

披坚执锐!

沈离平复下死里逃生后的心态,才开始观察目前身处的环境,仰望头顶一片漆黑,根本不知道掉下来到底多深,而周边同样是漆黑一片,目力所及不过十丈方圆,再远便隐藏在了深深的黑暗里。

周围气流卷动,看来地下的范围极广,这样的地方,根本就是绝境,要如何才能逃出生天呢?

冀中能源邢矿集团总医院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官网
湖南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贵阳哪里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汕头去那家医院看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