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午夜事务所 【0003章】意外还是谋杀?

2020-01-18 16:33: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午夜事务所 【0003章】意外还是谋杀?

因为只在午夜凌晨营业,所以而得名。

那是一个只有极少人知道且藏在心灵深处,从不与人言的神秘地方。

它可以满足每一位客人的欲望,但却没人知道它的真正所在,只有收到黑色卡片的客人才能进入其中交易。

当然,就算拥有黑卡的客人也不一定会得到满意的服务,店长要是有个头疼脑热,心情不爽的时候,延期,爽约,甚至拒绝服务,那也是常有的事。

这,就是午夜事务所。

这么拽?

没错,就是这么拽。

......

事务所的地下二层便是一个存放交易品的储藏室,约有两个篮球场大小,一排排圆柱形的木制陈列架上摆放着一个个外形几乎一致的漆黑色木匣子,约有十几万个。

鬼大姐将装有刘永泰身体器官的几个木匣子依次放回到原处,然后静静站在看着其中一个木匣子发呆的陆轩的身后。

那是属于他的木匣子,里面装有他曾经的记忆。

“鬼大姐,还有多久我才能换回自己的记忆?”杨轩静静的问。

“一个月又十八天,主人。”鬼大姐冰冷的回答道。

“三年了,我终于可以赎回属于自己的记忆了。”叹了声气,但一想到很快就能赎回记忆时,杨轩心里莫名有些小激动。

事实上,虽然暂时失去了曾经的记忆,自由也在一定程度上收到了限制,在加上事务所的秘密不能透露出去之外,但杨轩其实还是挺满意这份工作的。

因为,除了每逢初一十五按时献祭之外,基本上大多数的时间还是完全是属于他自己的。不但接待工作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事务所里所有的资源也随他取用,同时也包括哪些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巨额资产。

难道不好吗?

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想干吗?

“主人,献祭的时间到了。”见杨轩迟迟没有动静,鬼大姐提醒道。

“走吧!”

说完,杨轩便同鬼大姐一起下到了地下三层,一个只有三十来平米的昏暗小房间,除了一尊暗黑色的石头雕像外,唯一的装饰品估计就属两边墙壁上的石雕烛台了。

接受献祭的石像为什么会头戴着帝王才会戴的十二旒冕冠;二楼那些木匣子装的东西为什么不但不会坏掉,反而放一段时间后,原本坏死的器官还会被修复完整?鬼大姐到底是鬼还是人偶?

杨轩已经好奇了三年,却始终没能找到答案,久而久之他对真相也就不怎么感兴趣了。

来到雕像前,缓缓将自己的右手倾斜举过头顶。

咳咳!不要误会是什么纳粹党的举手礼,这是正儿八经的献祭仪式......

瞬时,一股淡薄的褐色烟雾就成杨轩右手的皮肤上渗透了出来,跟着就像是受到吸引一样,不断飘向石像,直至完全被石像吸收。

“回去吧!”

杨轩虽然不知道褐色烟雾到底代表着什么,但也能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以此推断,接受献祭的那个‘东西’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他从来不愿意在这间屋子多待,完成仪式后,就习惯性的赶紧离开。

......

回到一楼接待顾客的房间,杨轩先是在刘永泰的信息表里做了一个简短的交易内容备注,然后保存并点击完成交易。

跟着,又开始点击接待今天的第二位客人。

是一只鬼。

姓名:王志。

年龄:58岁。

身份:建筑工人(生前)。

:(冥)478.......

从照片上看,这个58岁的王志,可就比之前78岁的刘永泰要衰老许多,满脸都是岁月的痕迹。

很快,王志出现了,个子不高,背有些驼,而且整个人都显得很消瘦,皮肤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和领着他进来的鬼大姐有的一比。

废话!

鬼还能不白?

王志显得很拘束,有些慌张的掏出黑卡,轻轻放在桌上,略有语顿的说,“老板你好,它告诉我,你,你能帮我?”

‘它’指的就是桌上的黑卡。

“没错,我是店长杨轩,很高兴为你服务。”杨轩微笑着颔首道,继而指着对面的椅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诶,谢谢。”王志一边道谢,一边小心翼翼的拉开紫檀木的椅子坐了上去,实际上仅仅只是挨了个屁股边,似乎很担心弄坏要赔偿似得。

就王志一个简单的落座的问题,其实也困扰了杨轩很久。无论是传说也好,还是他在外面真眼见到的也罢,鬼都是魂体。可不管是什么鬼,一旦到了事务所里,除了脸色苍白点之外,几乎很活生生的人没什么区别。

事务所里到底有什么?

为什么能让鬼魂变成活体?

难道鬼大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反正三年了,这个问题杨轩还是没能找到。

事实上,他根本无从查起,鬼大姐根本就不回答他这些问题。所以,做了三年事务所的店长,杨轩对事务所的了解依旧只是冰山一角。

“说说吧!我能帮你点什么?”杨轩继续问。

“事情是这样的.......”

跟着,王志就开始给杨轩讲解他的故事。

王志,只是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靠在工地出力气养活着一家老小,原本以为熬到儿子长大了,自己能轻松点。没成想,不争气的儿子成年以后,他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一开始,好吃懒做,工作又不稳定的儿子因为谈了个女朋友,时不时问他要点小钱,他倒也没太在意。可时间一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女方提出的要求可就要了他的老命,不但要好几万的彩礼,而且还必须得在城里买一套婚房。

没办法,为了这套婚房,不但强押着儿子跟着他到工地,就连长年有病的老婆也跟着他们爷俩到工地打小工。两年日夜加班玩命的干,全款婚房终于买下来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刚刚给了彩礼钱,把婚都定了,甚至连房本上都写了准儿媳妇的名字时。女方又出幺蛾子了,还要求要一部二十万上下的轿车,同样必须是全款。

儿媳妇的娘家人虽然混蛋,但看在儿媳妇对他二老还不错,儿子又非她不娶,王志也只能捏着鼻子受,继续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

可就在眼瞅着钱凑得差不多的时候,出意外了,王志失足从二十多层高的楼摔了下去,直接给摔倒了阎王殿。

最主要的问题是,地府的判官说他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他儿子谋杀的。

同济黄州医院怎么样
珠海市慢性病防治中心怎么样
江苏治疗癫痫病医院
洛阳看白癜风多少钱
徐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