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阴阳天师第282章夜

2020-01-22 18:5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天师 第282章 夜

修明负手站在女生宿舍楼下门口内,凝视着外面这场凶猛大雨,望着天际一连串碗粗大的闪电,电流不断擦着气流震动空间,与大地链接,电光刺激着黑夜,那一刻仿如白昼。更多精彩请访问映着他冷峻的面庞。

远处,暴雨下,两道身影撑着伞,渐渐走近,出现在修明近前,正是巫天蝶与齐飞。

齐飞目光在两人身扫过,不用猜也知道这人是巫天蝶的帮手,齐飞放下伞,抓了抓头发,开口说“既然是你请来的帮手,想来修为不弱,那么我不凑热闹了,我有事,走了。”

修明说“我叫修明,第一所于修明。”

“齐飞。”齐飞撑着伞向外走去。

巫天蝶随口问“你有什么事?”

齐飞头也不回,挥了挥手“去旧实验楼!”

看着齐飞消失在暴雨,修明依旧没有收回目光,好半晌,他才开口说“你这位朋友不错,可以招进组织内。”

“他可是余晖的朋友。”

“试试吧。”

“他真这么厉害?”巫天蝶不信,齐飞与她可以说都是半路出家,半路踏入圈子,实际她齐飞要早许多,她有些不相信齐飞有多厉害。

修明说“我的意思是,他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培养……算了,去吧,林小玲宿舍的人快要等急了。”

“嗯。”

……

齐飞本打算利用我不在的机会在林小玲眼前露露手,然后认下这个妹子,谁想到巫天蝶来了,还找了帮手。

他没有必要赖在这里,他转念想起了旧实验楼,那里似乎更有趣。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而是冒着狂风暴雨,去了那天发现林琼的地方,他施展问天术,捕捉到了通向实验楼的路。

只是,他看到旧实验楼,猛地眯起了双眼,因为,旧实验楼内有微弱的灯光在闪烁。

这完全不合常理。

旧实验楼早已废弃,水电已断,再者是门窗禁闭,怎么可能会有灯光。齐飞顺着看到的路走到了楼下,站在了门前,那门着大锁,大锁升满了红锈,不仔细看还好,仔细一看竟是有被打开的痕迹。

齐飞看着门沉默了片刻,身体渐渐淡化,穿过了门。

……

旧实验楼。

有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们拿着手电,贴着走廊墙壁小心翼翼走动着,他们额间留着汗水,似乎极为胆怯。

“喂喂,好恐怖,我们还是回去吧。”

“我们是来探险的,怎么能说去。”

“快走吧,去实验室看看。”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三人对视了一眼,寂静的实验楼突兀间想起滴水声,紧跟着,乱糟糟地吵闹声响起,他们瞪大了眼,全身汗毛都直立起来。

“去看看。”

以眼神短暂的交流后,他们向一个房间走去,那里是很大的实验室,声音是从里面传来的,他们蹲着身子,纷纷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关掉手电,缓缓抬高身子,扒着门,向里面看去。

下一刻,三人睁大了眼睛,身躯都在颤动起来。

那门内无数穿着白衣的学生来回走动着,摆弄着试验器材,嘴里说着什么,看似很乱,但都井井有条忙碌着。

“啊!”

“闭嘴。”却是有人吓得险些尖叫起来,好在有一个人动作极快捂住了她的嘴,让她不要大叫。

三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果断闪人。这情况太尼玛吓人了,心脏都要跳出来一般,换了谁谁也受不了,他们可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真的有鬼。

他们蹑手蹑脚,小心翼翼远离了这里,他们站在下楼梯的地方,扶着墙壁,长长呼吸,他们只感觉全身发硬,脸色苍白,他们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心有余悸。

“喂,你们快来看,这有一面镜子。”

一个人招呼其他两人。两人看去,那是楼梯间的墙壁,面挂着一面椭圆形颇为老旧的镜子,见到这一幕,两人忽然感觉不妙,同时大叫“不要碰!”

“嗯?”那人下意识回头,不解看他们,可一只手鬼使神差般按在镜子面。

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道雷鸣,伴随着滚滚雷鸣,那镜子面生出一股股诡异的漩涡,那人的手被吸了进去,他恐惧的瞪大了双眼,连忙向两人呼救。不用呼救,两人见不妙,已经扑了过来,一人抓住他一边,使劲往外拉。

不过,那吸扯之力太大了,纵然是他们两个人也无法将人拉出来,不仅如此,他们跟着被吸入镜子内。

他们大叫着,高喊着救命,现在他们已经后悔,后悔好,后悔来这里探险,可纵然大喊,也没人能救他们。

他们逐渐被吞噬,吸入镜子里。

也在这时,齐飞听到声音,速度极快的奔向这里,当他赶到时,只看到其一个人的一只脚还露在外面。

没有任何迟疑,齐飞前抓住了那只脚,体内灵力狂猛倾泄,想要拉出,可是在他拉出一部分时,四周涌起了一阵狂风,漫天的吞噬之力自镜子涌出,将齐飞笼罩,齐飞骇然失色,本能的放开了手,退了两步以求自保。

呼吸间,那三人被镜子吞噬,狂风消散,镜面漩涡不见了,一切都恢复原样,恢复了平静。

齐飞心惊,几步冲到镜子前,不,那哪里是镜子,分明是一副色彩画,齐飞皱了皱眉,摸了摸那副画,根本没有任何异样,他捏着下巴,看着画沉思“怪了,一幅画怎么会这么厉害?”

呆了片刻,他摇了摇头,向面走去。

……

别墅内,我依旧坐在角落,装模作样拿着一杯酒,看着客厅里的人,他们已经意识不清,迷迷糊糊连做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又一个女人被男人抱起,向房间走去,甚者直接将女人按在墙壁,撕裂了她们的衣服。

反之,清醒的女人对意识不清的男人也是。

那些心急如焚的人,已经张开大嘴,露出了獠牙,咬向人的脖颈。

真正的血色盛宴开始了。

“嗨,帅哥!”一个妖媚的女子站在了我面前,大胆地靠在我身,坐在我膝盖,揽住了我脖颈,调戏着。

我没有理会,我无动于衷。

因为,我的目光落在一个人身,确切的说是一个外国人,这外国人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手里拿着一杯酒,不,那杯子内液体鲜红如血,是鲜血才对,他面含笑意,看着这不堪入目的场面,他笑着,渐渐地,放声狂笑起来,笑的那么肆无忌惮。

挂在我身的美女见我无动于衷,也不想浪费时间,含笑着露出了獠牙,咬向我脖颈。在这时,我一只手动了,我左手鬼魅般探出,抓住了女子的手,陡然用力,女子吃痛,停下了即将咬下的动作,微微皱眉看我,极为不满。

我让她站起身,我跟着站起身来,却没有放开她的手。

“帅哥,你弄疼我了。”她一脸柔弱样子,让人看了又痛又怜。

我抓着她,一步步错开人群,走向那外国人。站在外国人眼前,我冷漠的,居高临下看着他,他诧异,他看着我,似乎在想为什么我没有失去意识吧。

“你是谁?”外国人终于开口问,神色警惕,他感觉出了不对。

“凯尔,我找你很久了。”

刺啦!

伴随着我的话,黑刀猛然出现在我手,我毫不犹豫地挥下,斩在身边女子身。顿时,一道血柱冲向半空,随即散落。

如烟花雨般覆盖我们两人身边。

所有人停下了动作。

北大口腔四门诊
长春看牛皮癣最正规的医院
成都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九江公立牛皮癣医院
大同诊治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