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娜 原载澳大利亚《时代报》   该报在澳期间邀请女子球选手撰文讲述自己的经历或心得,李"> 李娜撰文登上澳大利亚时代报与丈夫互相信任_平顶山体育吧-平顶山体育网
亚冠

李娜撰文登上澳大利亚时代报与丈夫互相信任

2018-12-27 19:29: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文/李娜 原载澳大利亚《时代报》   该报在澳期间邀请女子球选手撰文讲述自己的经历或心得,李娜撰写的文章于1月24日刊登。

丈夫姜山现在成了我的教练,他一直给我很大帮助。他曾经也是球运动员并且代表中国参加过戴维斯杯,所以很懂球。

更重要的是我们彼此互相信任,我是在12岁时认识他的,当时我们都在武汉队打球。他了解我的习惯,而且自己也是运动员,所以能看出来我在场上是否紧张或者为什么要大吼等等,更重要的是他很理解我。

进一步说,他对我很了解,我的团队也很清楚我的需要,他经常告诉我要静下心来思考自己该怎么打。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团队,大家都很乐观。我的理疗师阿莱克斯每天按摩结束后都会说我的身体状况不错,要我相信自己,在场上打得更有自信一些,我觉得他们真棒。

事实上,我从不观看下轮对手的比赛,这个交给丈夫来完成,因为那是教练而不是球员的职责。我会躺在床上静静地度过一晚,并不是说看了比赛会紧张,而是离开赛场,我就不愿意再去想着球了,那样会让我厌倦。我需要时间休息,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到下一场比赛当中。

其实我和丈夫不会经常谈论球,生活是生活,球是工作,所以我们绝对不会整天都在讨论有关的事情。只有在要打比赛时我们才会聊起来,平时除了训练以外根本不会说到球。比赛期间我们更喜欢把闲暇时间花在别的事情上面,比如说找一家好的中餐厅。

说起来好笑,妈妈到现在还是不愿意看我比赛。还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让妈妈过来看我比赛,结果她说:“不不不,我不想去。”没有当过运动员的她看我打球会非常紧张,不过我还是希望她能来现场看我比赛,享受一下球。

我14岁那年,父亲永远离开了我。现在有些年轻选手不太懂得珍惜,他们的要求随时能够得到满足,但他们却显得毫不在乎。即使不努力训练比赛,也还是能够予求予取。我的父亲去世后,母亲要一个人负担起整个家庭,我不能再随意索要什么,因为我知道她已经够难了,所以我一向认为汗水铸就成功。

无缝方矩管生产厂
挖掘机配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