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长生证道 第一百六十一章 景师兄

2019-10-13 00:16: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一百六十一章 景师兄

就在这时,场边忽然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笑声。

“嗤嗤嗤……嘿嘿嘿……哈哈哈……”

所有人全都忍俊不禁地想要捧腹大笑,但慑于王一舒此时的王八之气,只得苦苦忍住。驭灵宗这边,谷德志嘴角肌肉一阵抽搐,一张脸涨得zǐ红zǐ红的。只有那个杭启明放声大笑,肆无忌惮。

此时,王一舒因为夙愿得偿而一度扬眉吐气的脸,也在此刻

,缓缓地变得僵滞而铁青了起来。而所有原本只是打算目睹一场雪耻之战的观众,也不由得暗暗一振:嘿嘿,这场免费的大戏不仅没能到此为止,而且看样子还有继续搞大的趋势啊。

“狗杂种!”王一舒手指着凌霄,咆哮起来:“你家的狗爹挺尸太早,没人教你怎么做人是不是?老子今天就……”

突然之间,景师兄一声大吼:“王师弟,当心!”

这刹那间,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似有一道白影一闪,好像是凌霄的身子动了一动。定睛再看,却见他仍然好端端地站在原地,只是脸上浮起了一丝冷酷的讥笑。

“嗬……嗬……嗬……”

王一舒两手捂住自己的脖子,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的一双眼睛凸了出来,大张着嘴,似是想要大口呼吸,却又怎么也提不上气。

只听砰的一声响,王一舒身子晃了几晃,突然向前直扑下去,像一口破麻袋似的颓然倒在了地上,就此一动也不动了。

王一舒,死了!

众人皆是张口结舌,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就算灵元境比灵武境高一个境界,但是灵元境的战斗标签不是法术和灵技吗?可是很明显王一舒不是那样死的啊!

而且,王一舒是灵武巅峰晚期了啊,离灵元境只有一步之遥,灵元和灵武虽然理论上是两个境界,但是人人都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并没有达到像是天堑一样的地步啊!

王一舒本身的战斗能力,就算是在奔雷门的全部记名弟子当中,那也是能叫得上号的!而且,他现在手里还有那个炎火咒,他的战斗值肯定又能向上拔个一大截……但就是这样的实力,事发之前也没人捆住他的手脚,他却是毫无反抗、莫名其妙地就被人杀死了!

王一舒究竟是怎么死的?如果他的死真是凌霄带去的,那后者又是怎么办到的?

就在场中诸人或百思不得其解,或浑身直冒寒气的当口,景师兄沉着脸儿走到了王一舒的尸体面前,用脚一挑将他的尸体翻了个个儿,从俯卧变成了仰躺!

“那是……锁喉手!”

无数声惊呼响起,此时众人终于看到了王一舒的死状-他的喉咙被人抓开了一个洞,喉结也被一把捏碎!

这一下,场中顿时响起来一阵不绝于耳的低声惊呼!

是凌霄,真的是他杀死了王一舒!而且,他只用了一招!

只有一招!没有用到灵元境的任何功法和灵技,单凭身法,一招秒毙灵武境!

要是这一招不是冲着王一舒,而是冲着在场的自己,那我……能不能接得住?

就在大家心怀震骇、人人自危之际,景师兄瞳孔一缩,淡淡地道:“啧啧,凌师弟,景某还真是错看了你!没想到你不仅灵修资质惊人,一身凡界的武功竟然也是如此的超凡脱俗!可笑的是,竟然有人大放厥词地说你是废柴!”

景师兄说这话之时,很奇怪地并没有看着凌霄,而是将那一双蕴含了极深恨意的眼眸,若有意若无意地对着站在场边、目瞪口呆、面无人色的齐轩一扫。

要不是这个废物刚才口口声声说凌霄的一身境界是用丹药喂出来的,王一舒怎会对其毫无防备?而自己又怎会因为不以为然,导致眼睁睁地看着王一舒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秒杀,却连抵抗的念头都没来得及兴起!齐轩啊齐轩,你个狗7日的嘴上不把门儿,信口雌黄,却连累得王一舒暴死,老子也被人当众狠狠打脸,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小王八蛋,你给老子等着吧!

齐轩被他冰寒至极的眼神扫到,不禁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地低下了头,一阵心慌意乱地寻思:“景师兄这么奇怪地看着我干什么?王一舒的死又不是我……哎呀,不好!”

突然之间,齐轩福至心灵,蓦然明白了景师兄那个眼神的含义,顿时双膝情不自禁就是一软,砰的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景师兄,我……我不是故意瞒骗,我……我也不知道这小子有这么……”

“好了,此事回去再说!”景师兄厌恶地看他一眼,不耐烦地一挥手,转过头来直视着凌霄,道:“凌师弟,王师弟跟崔师弟的生死斗,跟你有关系吗?”

“没有。”凌霄淡淡地道。

“那王师弟之前跟你有过节?”

“也没有。”

景师兄提高了声气,陡然一声怒喝:“既无关系,又无过节,你这样草菅人命,置门规于何地?”

凌霄冷冷地看着他,一字字地道:“门规再大,大不过孝道!王一舒辱及先父,罪不容诛!”

刚才王一舒骂凌霄“狗杂种”,又说什么“狗爹挺尸”,顿时激起了凌霄胸中的无尽杀意。

如果只是前一句,凌霄虽然也会大怒,却还不至于对他生出杀机,但他好死不死地连上了后面一句,这就成了对义父招福的侮辱,而这,正是凌霄最大的逆鳞!

一听凌霄是这个理由,旁观众人都是哦的一声。无论如何,一个孝子为了维护父亲的尊严对口出不逊者痛下杀手,纵然手段激烈了一些,但占据了孝道的名分,那也让人无话可说!而且,他和被杀的人又都是记名弟子,这样一来就算门主亲至,只怕也说不出什么。

景师兄听了也是一皱眉,他刚才的质问,原本是想找一个道义上的出手理由,不料这个想法被凌霄的那句话一抵,顿时冰消雪融。不过,今天这个场子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找回来,否则回去以后怎么跟师尊交待、以后自己哪还有脸在门里混?

当下景师兄声寒如冰地道:“即便如此,王一舒跟崔智友尚在生死斗,你也断无插手的道理!你这是坏了规矩,景某可无法置之不理!”

“不对吧……”凌霄淡淡地道:“生死斗要么不插手,要么插手就视同为参加决斗。今日王一舒出言不逊,辱及凌霄先父,故而小弟与之进行了生死斗,并在本宗崔师兄的协助下击杀了王一舒……小弟、崔师兄和王一舒,我们三人都是同级的记名弟子,生死斗的决斗资格也没问题,不知道景师兄说的坏了规矩,坏在了哪里?”

“这……”景师兄本来认为凌霄未必了解生死斗是怎么回事,所以悍然以此发难,不曾想凌霄竟然也是个门儿清。当此之际,他也懒得再废话了,脸色一沉,道:“既然如此,那景某今日就向凌师弟讨教一二。”

凌霄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讥笑:“这不合适吧,毕竟我与景师兄身份有别……”

“凌师弟,你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景师兄的目中陡然迸发出刀锋一样的厉芒:“你虽是记名弟子,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灵元境,就算景某与你动手,那也不算以大欺小。既如此,你我在此论个高下又有何妨?”

凌霄眉头一皱:“那我崔师兄今日的事怎么说?”

景师兄目光一冷:“好说。反正你也替他揽下了此事,如果我赢,你便跟我回去接受烈火宗的处置;如果我输,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凌霄的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缓缓摇头道:“不妥。你赢了,我跟你走;你输了,却什么事也没有……凌某可不做这样亏本的生意!”

景师兄目光一凝:“那你到底想要怎样?”

两人在那里讨价还价之际,杭启明在一旁看得木木呆呆,只觉从未见过如此之人,如此之事。崔智友被他搀扶着站在场边,忽然一声羡慕的长叹:“凌师弟头角峥嵘,小小年纪已然有了一代人杰之风范!”

“我也觉得凌师弟以后会是我们驭灵宗最有出息的弟子,呵呵,六羊八子果然有眼光。”谷德志忽然诡异地一笑,悄声对崔智友道:“见面的机会我可给了你们,能不能把握得住,可就是你们兄弟的事了。”

崔智友也低声回道:“谷师兄放心,你那五个兑换点,一会儿下来我就给你……”

就在这时,围观的众人,忽然齐齐发出一阵倒吸冷气之声,然后全场一片肃静。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崔智友急忙转头问道。

“凌师弟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搀扶着崔智友的杭启明明显有点神思不属,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震撼过度:“我杭启明这辈子,还从来没见过敲竹杠敲得这么狠的!”

“敲什么竹杠?”谷德志和崔智友顿时竖起了耳朵。

杭启明喃喃地道:“凌师弟要求跟景师兄赌两百个兑换点,他才同意跟其当场比试,否则,他不会对王一舒之死负任何!”

“两……两百个兑换点?”二人异口同声地结巴起来,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去。骇异地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出来两个字:疯狂!特别是身上有伤的崔智友,竟然一阵气短,有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这位凌师弟,真的是来灵修,而不是来捣乱的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的电话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地点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电话多少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位置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联系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