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香奈儿和艺术家的亲密往事品牌营销资讯

2019-10-09 18:1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香奈儿和艺术家的亲密往事品牌营销资讯

黑色鞋尖配合米色鞋身,以及鞋侧的松紧带,这两个元素构成经典的CHANEL双色鞋。图为香奈儿女士(右)与展示双色鞋的模特们 模特比安卡·巴尔缇(BrancaBalti)身着香奈儿2010年春夏高级成衣的头巾造型,和一件15、16世纪之交的石灰石雕塑头像《伯纳丁》摆放在一起 由让·路易-弗蒙策展的“文化香奈儿”放置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暗示了香奈儿和现代艺术之间那条若隐若现的线索。—直到20世纪50年代,她仍被人视为“当今仅有的创作‘现代’而非‘戏服’的设计师”。 “在这里,手稿、画作、摄影作品、贵重艺术品、珍本文献、时装设计、香水甚至高级珠宝都汇聚一堂,来描绘香奈儿独特的创意空间。这项展览就像一个大型的多宝阁,向外界公开了由无数秘密、感情和创作所构筑的世界,以及艺术精神与艺术品之间的连接。” 由让·路易-弗蒙策展的“文化香奈儿”放置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暗示了香奈儿和现代艺术之间那条若隐若现的线索。—直到20世纪50年代,她仍被人视为“当今仅有的创作‘现代’而非‘戏服’的设计师”。 模特比安卡·巴尔缇(BrancaBalti)身着香奈儿2010年春夏高级成衣的头巾造型,和一件15、16世纪之交的石灰石雕塑头像《伯纳丁》摆放在一起,陈列的方式显然在暗示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这件中古头像来自法国科雷兹省,是拉本茨艺术与历史博物馆的藏品,这样我们就明白了关联到底在那里:科雷兹省有一座奥巴辛修道院(Aubazine),那里收藏了香奈儿成为香奈儿之前的过去。 香奈儿的传记作者和研究者在这一点上已经达成共识:从12岁到20岁,被父亲遗弃在奥巴辛孤儿院的7年铸造了香奈儿的美学宇宙:“一种混合着简约、庄重和奢华的美:素净的修女服,孤儿院童的黑袍白领裙,弥撒时神职人员圣袍和法器的绚烂华美。” 奥巴辛修道院属于严冷肃穆的西都教派,研究者认为,可以从修道院的建筑里找到香奈儿设计语言中的大量元素,如星星、月亮、太阳等有着宗教意味的神秘符号。诸如此类的联想还包括:当年教堂地面上用扁鹅卵石铺成的图案,出现在她于1932年推出的“BijouxdeDiamants”钻石珠宝展中;奥巴辛孤儿院通往小教堂的楼梯,被香奈儿复制在她位于南法海滨洛克布鲁的别墅LaPausa里;品牌的双C标识来自小教堂彩绘玻璃的启示,从1921年开始,这个图案出现在No.5号香水的水晶瓶盖上以及她后来的系列设计里。 如果不回过头去翻捡分析,这些早年经验里的细节其实都是隐秘而散落的,它们真的存在吗?可疑。如果它们没有在所谓香奈儿以后的人生经历中得以和现代艺术相遇并被不断激发,香奈儿的美学宇宙恐怕也难以建筑,至少不会如此耀目而持久。 No.5号和现代艺术展“5×5=25” 香奈儿是在20世纪第一个10年里开始她的生意的:1910年,她在巴黎开设了一家女装帽店。她以在修道院里训练出来的手工缝制款式简洁耐看的帽子,生意大获成功。1914年,她又开设了两家时装店,就在名流出入的度假地多维尔,香奈儿这个品牌算是正式诞生了,那年她31岁。 从1907年的立体画派和毕加索的《亚维农少女》开始,现代主义也在20世纪第一个10年的巴黎开始了一场美学革命。这是一种新的语言,旨在追求纯粹和直面本质。来自法国南部山区的香奈儿几乎是被一种与生俱来的判断力和直觉所驱使,搭上了这一波现代艺术生长的大势,就像她自己所宣称的:某一个世界即将消逝的同时,另一个世界也正在诞生,而她就在那个新的世界。 香奈儿和搅动在这场革命中的先锋们声气相通:毕加索、科克托、斯特拉文斯基、康定斯基、蒙德里安……就算不去谈论私生活,她化繁为简的时装设计风格无疑也是这场革命的自觉的一部分。“直觉告诉香奈儿女士,‘现代感’只能以‘减法’来表现。她不是堆积累赘的装饰,而是除去所有令人不悦、分心和杂乱的元素。” 1921年,No.5号香水问世。香奈儿请原沙皇宫廷的御用调香师恩尼斯·鲍为她调制了一款人工合成的香水,“就像是手工缝制的裙子,也就是经过设计的香水”,它的名字是一个数字,它的包装只有无曲线的方形瓶身,它被认为象征了香水的一种现代。恩尼斯·鲍试制的样品本来有两个系列,分别编号为1至5和20至24,但香奈儿选中第5款,她宣布把发布会放在5月5日举行,并决定就用“5”这个数字作为香水的名字。在有着深厚香水制造传统的法国,香水的名字总要充满梦幻的味道才受欢迎,所以香奈儿这个看来简单的决定,在那个年代实在需要无可拘禁的想象力。 有一种说法是,香奈儿的生日是8月5日,所以她对“5”这个数字有偏爱。这可能是答案,但并不是唯一的。在No.5号香水问世的这一年,另外还有两个与数字“5”相关的重要事件。一是俄国的结构主义艺术家罗钦科(AlexanderRodchenko)在莫斯特举办了绘画展“5×5=25”。正是在那次展览之后,他放弃了绘画,像曼·雷一样,转而成为一名现代主义摄影大师。罗钦科和香奈儿的交集是因为他的妻子瓦尔瓦拉·斯蒂潘诺娃,这位流亡巴黎的俄国女艺术家是香奈儿的朋友,以绘画几何线条着名,后来曾为香奈儿设计过面料图案。 同一年,香奈儿倾慕的俄罗斯音乐家斯特拉文斯基在香奈儿借给他和家人客居的LaPausa别墅里写了一组名为《五指》的钢琴曲。他在自传《我的生命纪事》中写道:“1920年末到1921年初的冬天,我寓居在Garches的那段日子里,谱写了好几首交响乐。那期间,我还写了一组儿童小品,名为《五指》组曲。这8首曲子旋律都很简单,右手五指在一个乐段甚至整首乐曲中都弹着同样的琴键,不需要移位,而左手以最简洁的和弦或以对位法伴奏。”这份乐曲的手稿,被收藏在瑞士巴塞尔PaulSacher基金会的斯特拉文斯基典藏中。基金会还藏有毕加索当年写给作曲家的明信片,香奈儿和作曲家等朋友在巴黎商品博览会上的合影以及作曲家写给香奈儿的信。在20世纪20年代,这些人一度围聚在俄罗斯芭蕾舞团灵魂人物佳吉列夫(SergeDiaghilev)的身边,科克托写剧本,毕加索绘画布景,斯特拉文斯基谱曲,香奈儿为舞团设计服装。 罗钦科和斯特拉文斯基,都和香奈儿有一份或远或近的关系。他们的创作有没有影响到香奈儿对数字“5”的偏爱?至少这种联系是可能存在的。在香奈儿的生活圈里,画家、音乐家、诗人、编舞家、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是不可或缺的,他们一起分享创作的精神。直到50年代,香奈儿仍被人视为“当今仅有的创作‘现代’而非‘戏服’的设计师。”

赤峰治疗牛皮癣费用
聊城治疗阴道炎医院
台州治疗早泄医院
赤峰治疗牛皮癣医院
聊城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