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美联储加息的意图与中国货币政策的选择

2019-12-08 03:06: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联储加息的意图与中国货币政策的选择

美联储QE退出给我们造成的外汇占款减少的压力,绝对不能轻易用宽松货币政策来对冲。相反,中国应该乘势放松资本流入和汇率的管制,加快完善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生态环境,同时坚定不移打造多层次资本市场,重视金融对公业务的创新模式,并做好强化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立法和执法的体系建设。只有这样,才能解决资产端问题阻碍中国货币政策有效性的根源性问题,才能确保我国货币政策不受美国货币政策调整的影响

孙立坚

北京时间17日凌晨3点美联储宣布,从当地时间12月17日开始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0.25个百分点,并维持在0.25%-0.50%的区间。这是美联储2006年6月以来的首次加息。这是否意味着自2009年以来美联储奉行的在零利率条件下实施非传统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就此终结?它对美国经济、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在2016年开始的“后危机时代”里将如何应对随之而来的机遇和挑战?要说清这些问题,我们首先应该从美联储的这次加息举措释放出来的信号谈起。

美联储加息

释放了那些真实的信号

首先,这次加息并不是我们常规性所说的收紧银根以控制经济过热的风险而作的选择,而是通过小幅加息,甚至依赖过去多次美联储议息会议和事后与市场的沟通,来传递美联储加息意图,避免大萧条时代美联储过早推出使刺激经济的效果前功尽弃。因此,这次加息的看点之一是小幅加息不影响美联储持有的机构债券、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等的规模。即使一些国债到期,美联储也会展期或将其拍卖,然后将获得的资金再用于投资机构的资本金,不会改变市场资金宽松的局面。

众所周知,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在经历了一年货币政策的痛苦探索后,毅然决然放弃可能导致“流动性陷阱”的传统货币政策工具,而选择了为解决劳动力市场供求不匹配的矛盾和价格破坏造成的“通缩”压力所专心设计的具有创新性的“非传统”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即把政策解决的问题焦点落实到大量购买住房资产抵押证券(MBS)上,从而让家庭的“负资产”能够通过资产价格的回复得以有效处理。因为在美国背负债务的劳动力是无法带着信用的污点去新的地方租房买房(安定下来)以获得企业创造的新的劳动机会的

。否则,失业和用工荒并存的问题就会困扰美国经济的健康复苏。另一方面,为了改善美国企业的融资能力,大量购买具有抵押品属性的资产,如国债、住房抵押证券等,以修复被金融危机破坏的企业融资所需要的抵押能力。否则,企业投资不足,就业压力就大,而失业率增加

,又会影响美国社会整体的消费能力和支撑美国经济的服务业的增长格局。因此,这次美联储的非传统量宽政策的核心不在“利率”水平本身,而是在改善商业环境所需要修复的商品价格和提高市场投融资能力的金融环境上。控制好“利率期限结构”(货币政策与市场投融资能力的关系)比寻找合适的利率水平(货币政策与融资成本的关系)更重要。

其次,这次加息也不是意味着美国经济一枝独秀开始进入了稳固的上升期,而是充分释放出美联储当下货币政策的目标是考虑世界经济与全球金融市场的表现对美国经济的反作用问题。基准利率的调整迟迟不搞,而且即使今天上调,美联储还是多次反复强调今后继续保持“审慎而渐进的方式”行动(预计明年会有四次的加息,每次都限于0.25基点;即使如此,也不排除未来根据情况再度放松宽松的可能),其中很大的理由就是美国净出口疲软和国际能源价格的低迷所产生的“进口通缩”的效应。今天美国的再工业化也好,还是解决巨大的美元财政赤字也好,都将取决于世界经济的回暖程度和全球金融市场分散投资的机会的增加。否则QE退出方式的不当,就会造成美元泡沫,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严重衰退,大宗商品价格的疲软更为严重。这种状况使得美国国际收支的失衡问题也会变得更加严重——乃至会影响到美元债务的可持续性和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一直保持到今天的绝对影响力。

第三,这次加息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美联储打开了加息的通道,而是在多次口头阐述(实际上就是在进行QE退出的压力测试)的基础上,把首轮政策调整的力度、空间都做了很好的设计,使得加息带来的诸如市场恐慌性抛盘等后遗症被控制在最小程度。随之而来的全球股市上涨反映的是市场对美联储的“包容心态”和美国经济的复苏会受到货币政策较小干扰的认可;美元指数跌,反映的是国际资本接受了美联储弱势美元的诱导(为净出口增长和缓解通缩进口的压力而保持宽松货币的态度);美债价格跌,反映的是市场避险情绪得以释放。这些市场表现无疑在反映美联储和市场的沟通能力今天得到了很好的检验,这也是各国央行今后可以借鉴的一个经典案例。

中国要做好两方面准备

对于中国而言,我们要做好两方面的准备:一是在当今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中国金融市场震荡格局还在持续,以及金融开放和金融监管程度逐渐加大的环境下,美联储的价格微调可能导致的资金外流、货币替代及其自我强化(羊群效应)的现象,短期内会形成对我国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不小的压力。(下转A6版)

作者:孙立坚

2641

美联储QE退出给我们造成的外汇占款减少的压力,绝对不能轻易用宽松货币政策来对冲。相反,中国应该乘势放松资本流入和汇率的管制,加快完善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生态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