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的魔法时代343抵押艾露恩之星

2020-01-22 17:50: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343.抵押艾露恩之星

有很多精灵在帝都里生活,他们拥有自己的生活区域,那里住得几乎都是精灵,精灵们平时只喜欢吃新鲜的鱼和水果,我试过精灵族风味的炸鱼,又甜又咸的味道还不错。

彼此大概都不愿在拍卖行里惹事,如果一旦闹大了,被主办方驱离拍卖行不仅会丢了面子,还将失去参加拍卖会的机会,这难免有些得不偿失,

虽然有一点点小摩.擦,但是还不至于发生什么肢体冲突,大概那些精灵们也担心事件会慢慢升温,于是这群精灵族的年轻男女便没有在拍卖厅的门口逗留,都匆匆走进了拍卖大厅。

他们脸上都绷着一层贵族式的骄傲,只不过能够走进拍卖行的,又有哪个不是非富即贵,实在是不明白她们有什么值得骄傲的,难道只因为自己是精灵?

我们一行人却没有急着走进拍卖大厅的主会场,而是经过长长的走廊向拍卖行后面的服务区走去,在走廊尽头拐角有一间超过四百平的大厅,光滑如镜子一样的大理石地面,四周粉刷雪白的墙壁上挂着精美的布艺窗帘和大幅的油画,屋顶上的水晶吊灯像是一棵棵无比艳丽的火树银花,将大厅照耀得灯火通明。

在最里侧的墙边摆着将近有四十米长的柜台,穿着统一服装的拍卖人员整齐的坐在柜台后面,没想到这里今天也居然聚集了很多人,不过看起来这边的秩序维持得很好,虽然人很多,但也没有谁在大厅里大声喧哗,大家说话的时候都会注意将声音压低。

诺亚看到有人将封魔箱或者袋子的珠宝摆在柜台上,由柜台后面的珠宝鉴定师查验,那些有经验的拍卖师倒是处理得很快,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满意,有人兴高采烈的离开,也有人骂骂咧咧的走掉,但是大厅里依然可以维持最基本的秩序。

“他们在做什么?”诺亚好奇的问道。

“这些珠宝鉴定师们,好像是在鉴定魔法宝石。”雪莉.纽曼站在诺亚的身边,对他解释道。

诺亚平时喜欢把自己关在阅览室里阅读各种初级魔法技能书,他算是位标准的宅男,最大的兴趣就是专研混合型魔法,但是很少愿意接触外界的事,就连拍卖会也很少参加,反不如雪莉.纽曼更有知道的多。

“吉嘉,我们来这儿干什么?”诺亚一脸迷惑地问我。

我站在队尾,从魔法腰带里摸出一把璀璨的魔法宝石,对诺亚解释说:“我有一些魔法宝石,要在这儿进行财产抵押,这里有最专业的宝石鉴定师来坚定魔法宝石的价值,给宝石做最低的估价,我只是担心一会如果拍卖会上出现我想要的魔法宝石,竞拍时候带的魔晶石不够,预防万一。”

“你究竟要买什么样的宝石,缺魔晶石的话,你可以用我的。”诺亚拍了拍自己的钱袋子。

我搂着他的肩膀,有些感动地说道:“这个我知道,如果魔晶石不够的话,我少不了要用你的。”

雪莉纽曼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诺亚的侧脸,眼睛里显得有些亮晶晶的。

看到我前面连续有三个人拿着华美的宝石,被柜台后面的珠宝鉴定师摆手拒绝,那几人神情沮丧的将宝石放进衣兜里,然后匆匆离开大厅。

“他们怎么了?”诺亚就像是一位好奇宝宝,总是喜欢问东问西。

雪莉纽曼语笑嫣嫣地说:“大概是因为手里的那些宝石鉴定估价没有通过,有些沮丧吧!”

俏丽的站在我和诺亚两人之间,压低了声音说:“拍卖行的珠宝鉴定师并不是所有的宝石都给估价的,拍卖行只肯接手那些名贵的稀有的魔法宝石,品质普通、以次充好、估价达不到心理预期的珠宝,拍卖行这边都不会接受,不会出示估价证明。”

雪莉.纽曼肌肤洁白如雪,站在诺亚身边,也是姿容少有清新靓丽的女孩子,而且无论是举止和礼仪明显都接受过良好的贵族式教育,无论哪个方面都是一位极出色的女魔法师,更加重要的是雪莉的性格不像其他魔法师那样偏执,她开朗、大方、活泼、有同情心,无论哪个方面都要比诺亚出色一些。

可是雪莉偏偏在诸多追求者中,果断选择了诺亚。记得诺亚有一天夜里喝了一点酒,和我难得吐露了一些心声,其中就有他曾问雪莉:为什么会选择他?雪莉反问他:喜欢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雪莉这句话算是深深的印刻在诺亚的心里。

不过在我看来,喜欢当然需要理由,诺亚在诸多方面并不算出色,但是他拥有三大优点。

第一,他是一位很有创造力的魔法师,在皇家魔法学院这个众星云集的地方,虽然诺亚各方面都显得非常的平庸,但是他是那种拥有天马行空般想象力的魔法师,他一直在坚持混合魔法的研究,将来一定会成为学者型魔法师。

第二,他是一位对朋友很豪爽的人,也是一位喜欢吃亏的人,有时候明明这样做对自己没什么好处,有时候明明无需付出更多,但是他会为了朋友义无反顾的冲上去,献出他的友爱。在如今格林帝国的贵族年轻人身上,能有这种优良品质的人并不是很多。

锦衣玉食的生活让许许多多贵族年轻人骄奢淫逸,性格暴虐多疑,毫无耐性可言。

第三,他身后的家族是帕莱斯蒂纳的掌权者——门萨家族,而且诺亚是门萨家族最年青一代的佼佼者,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路易斯.门萨的亲弟弟。

与诺亚交往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雪莉.纽曼就邀请诺亚去自己家做客,显然就已经说明雪莉的家族已经正式的接受了诺亚。

我站在诺亚身边,听着雪莉为我们讲述拍卖行里的种种趣闻,才知道在雪莉的家中长辈就有经营拍卖行的,只不过雪莉.纽曼家的产业不在帝都这边,但是对于从小就会在拍卖行里玩耍的雪莉.纽曼来说,拍卖行算是她最熟悉的场所。

很快就轮到我们,坐在我对面的珠宝鉴定师是一位非常干练的中年女人,台上摆着一排大小不一的放大镜,还有几个不知道什么功用的魔法水晶,她抬起头看了看我们,神色平淡地问道:“诸位有什么魔法宝石需要我鉴定的吗?”

也许是因为我们太年轻,也许是因为我们穿着一身魔法长袍,让她从主观上就断定了我们是魔法学院里的学生,或许是仗着身后的家室,才有资格参加这样盛大的拍卖会。那位中年女珠宝鉴定师没有太在意我们,她的注意力落在邻桌上。

随着几声轻轻地惊呼,就见到邻桌的那位珠宝鉴定师手里托着一颗拳头大的血色.魔法宝石,粗糙的石皮之间夹杂着一颗颗豆粒大小的红色光芒,那些红色光芒时强时弱,就像是在不停的呼吸一样,淡淡地魔法气息充斥在整个魔法宝石上面。

“好大一块血榴石啊!”身后有人忍不住惊呼一声。

我心说原来这种宝石竟然叫做血榴石,听起来倒是挺贴切的,坐在柜台后面的那位珠宝鉴定师也是一脸凝重的举着放大镜,反复的检验着这块拳头大小的血榴石,半晌才长长呼出一口气说:“这颗血榴石没有任何的人工拼接点,应该是一块完整的血榴石,只不过血榴子并不饱.满,这也算是这颗血榴石唯一的缺憾了,我代表拍卖行给你这颗血榴石最低股价五十魔晶,如果你能接受就在这张证明上签字吧。”

“什么,这么大一块血榴石只肯给五十魔晶的估价,今年春季拍卖会上,这种宝石不是还卖出了八十魔晶的高价来了吗?怎么一下子砍掉这么多价格?”站在柜台前面的血榴石主人脸色变得很难看,有些惊讶地问。

看起来他对珠宝鉴定师开出的价格很不满意,却又不能说什么。

“这里做的是保值最低股价嘛,毕竟拍卖行也要有利可图,另外最近这段时间,宝石市场也是一直不太景气,魔法宝石价格走势低迷也属正常,你将血榴石抵押在这儿,如果买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不需要动用这笔钱,你还可以带着这份证明将这颗血榴石领回来。”身边的一位友人对他开解说。

那然想了一下,觉得友人说得非常有道理,于是狠心领了一份证明,看他一脸的不舍,也不知道这次为了什么物品,才会把心爱之物拿出来抵押。

这时候,站在我身后的一位贵族有些不耐烦地说:“年轻人,有什么需要鉴定的赶快拿出来吧,拍卖会快开始了,万一错过了在前面出现一些好东西,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位鉴定师微微皱了皱眉,将握在手里的一只放大镜不停在手指间飞转,再次不耐烦的瞄了我一眼。

我微微一笑,没有理会身后那位贵族催促而又略带嘲讽的话语,从魔法腰包里拿出一只羊皮口袋来,里面鼓鼓囊囊足有半口袋。

“这位魔法师阁下,这里只接收中级以上的魔法宝石,拍卖行这边挑剔得很,即便是中级魔法宝石也不是全部照收,冷门宝石拍卖行这边也不会承担积压货品的风险。”身后那位贵族忍不住又在后面提醒我一句。

那位中年女珠宝鉴定师也是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看她那架势,就等着我将皮口袋展开,露出里面的普通宝石,然后就果断一口回绝我。

没有做那些无畏的辩驳,我也没有如他们所愿的那样解开皮袋子,只是将手伸进袋子里去,随手抓了一大把,随随便便的放在柜台上,六颗鸡蛋大小的石头展现在那位女珠宝鉴定师身前,灰色的表皮上还有着斑驳的痕迹。

“这是什么,从未央湖沙滩上捡回来的鹅卵石吗?”身后那位贵族极为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还没等他的嘲笑声停止,端坐在柜台后面的女珠宝鉴定师,却是表情认真的拿起一颗石蛋,认真地看着石蛋外表面的海云纹。

蓝色的魔法光晕从她的指缝里透出来,只见她手中的石头在一侧有个小小的切面,在粗糙的石头表皮下面,居然藏着一枚颜色瑰丽的蓝色宝石,深邃的光晕藏在石头核心之中。

“艾露恩之星。”

女珠宝鉴定师脱口而出,随后瞪圆了眼睛,开始认真的检查另外五颗卵石,发现宝石的内核儿无一不是散发着深蓝色的光芒,六颗魔法宝石全部都是‘艾露恩之星’,女珠宝鉴定师屏住呼吸,认真的观察艾露恩之星宝石的成色,

女珠宝鉴定师飞快地在一张魔法羊皮纸上写下一张凭证,然后将这张凭证推到面前,对我说:“这些魔法宝石果然就是艾露恩之星,虽然成色一般,但毕竟是稀有宝石里的一种,拍卖行这边可以出价是每颗‘艾露恩之星’一百魔晶石,如果能接受这个价格就在这张证明上签字。”

我担心这时候拍卖会或许已经开始了,于是飞快地在证明上签字,将六颗‘艾露恩之星’留给女珠宝鉴定师,只是带着这一纸凭证,在周围人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视下,和诺亚一起转身走出这个大厅,直接奔往珠宝拍卖会的主会场。

将入场券再次展开,呈现在会场守卫面前,顺利的走进拍卖会场。

珠宝类拍卖会的会场大厅像是可以容纳千人的大型电影院,里面大约有七成的座位坐满了竞拍者,解说人员就在大厅最中心位置的展台上,一排穿着轻纱白丝裙的侍女拿着托盘从后门缓缓的走进来,那些木托盘上都蒙着天鹅绒的毯子,看不清托盘上究竟是什么物品。

我们走进来的时候,拍卖会还有没开始,这时候解说者已经占到看台上,看起来好像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放眼细看这个大厅里的竞拍者,竟然有半数以上都是贵妇人,这些贵妇人坐在座位上,正在交头接耳七嘴八舌的谈论着什么。

沈阳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西峡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银川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宜昌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唐山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