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汽车黑科技第78章不就是一块地吗

2020-01-22 19:38: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汽车黑科技 第78章:不就是一块地吗

李凡愚跟四人对了对眼儿,他们的眼神里传达过来的意思很明确;过去看看啊,我们跟她又不熟!

对他们点了点头,李凡愚大步走了过去。随着距离的拉近,他模模糊糊的听到了一些安宁的通话。

“凭什么把我的实验室申请给驳回了?缺少的条件,我不是正在争取吗?”

“什么叫上面?上面是谁?你说出个名字,我去找他!”

“我注册的是个空壳公司?公司刚刚注册不到一个礼拜,所有的业务都还没有开展,怎么就成了空壳?”

……

李凡愚在安宁的背后站了一会儿,总算是听明白了——申请成立汽车实验室的事情,黄了。

他看着双肩不断抖动的安宁,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安宁蓦然回头,眼眶上还挂着泪珠。见是他,瘪了瘪嘴,赶紧将眼泪擦去。

“家里有点儿事儿……嗨,刚才光顾着打了,忘了去看看你们了。什么时候回去,我送你们。”她强做着笑颜,说到。

李凡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要强。

“宁姐…我都听见了,出了什么问题?”

安宁被他戳穿,强作出的笑容垮了下来,抽了抽鼻子也没说话。

“Manynights,we’veprayde……”一阵铃声响起,安宁看了看屏幕,咬着嘴唇接起。

“……”

“是你!”

“……”

“下作!章勇,你他妈给我记住了!”安宁在接起,听了那边的话之后,便歇斯底里的对着喊到。

李凡愚实在无法把这样的她,和与自己第一次见面时那个温婉知性的形象联系起来。

刚才安宁接到的,应该是哪个部门打来的,而这个,应该就是背后黑手来宣布战果的。李凡愚完全能想象得到,自己辛辛苦苦搭建起来的梦想,被人从根基上一脚踹倒的感受。

看到安宁捂着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他一把夺下,对着那边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边听到他的声音,明显楞了一下,随即一个鼻音很重的声音传来:“你是那根儿葱?你告诉安宁那个****,在南河跟我作对,没有她的好果子吃!识相的就让她今晚联系我,没准我还能发发慈悲帮一下她。否则不然不光是那个狗屁实验室,在整个北海省的汽车企业,她休想找到事情干!”

虽然鼻音很重,可是李凡愚通过声音和对他说的这些内容一分析,立刻就想到这人是谁了——那个猪腰子脸!

李凡愚冷笑道:“章总是吧?你放心,实验室的事儿就不劳你操心了。地我们有,公司我们也有。至于在整个省内拉黑名单,我就当您是吹牛逼了。吹得太大,鼻子上的伤不爱好。”

“你是昨晚那个!那个!”章勇昨晚喝多了,虽然受伤之后醒了酒,但是他并不知道李凡愚的具体身份。

李凡愚见他词穷,立刻呛声道:“我是昨晚你的那个野爹!”说完啪的一声挂了,顺便还给关了机。

安宁抓着他的胳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李凡愚这一番话听着确实解气,可是却也把章勇得罪的死死的了。看来自己在南河建立汽车实验室的事情,彻底吹了。

作为南河汽车的老总,他的确有能力放出那样的狂言。要知道,整个省内也只有南河汽车一家规模以上的车企。说在这次的亚经论坛后,南河市已经将扶持南汽集团走上自主化和国产化的议程提上了桌面。

“姐,我记得早上有人说自己道行深,能搞的定来着。”李凡愚嬉皮笑脸的把递过去,说到。

安宁本来神色复杂,看着他一脸的傻笑,又想到早上的暧昧和自己说过的话,面上一红。

她接过,白了李凡愚一眼,道:“我这不是沟通呢吗,被你这臭小子给打乱了......”

饶是她再逞强,连续不断的被李凡愚看到自己的痛脚,也说不下去了。

李凡愚看她窘迫,也不在揶揄。便转而问道:“姐,你要搞的那个实验室,到底是干嘛用的?”

安宁理了理头发,“汽车实验室也分很多种的,有动力总成,碰撞,风阻,KC,NVH...好多种科目。我初步想弄一个动力实验室。”

李凡愚一脸懵逼,没懂。于是追问:“那到底是干嘛的......”

安宁组织了一下语言,回归到技术上的问题,她又变成了那个知性优雅的OL。

她拍了拍因眼泪风干而紧巴巴的脸颊,道:“说白了,就是给汽车整车或总成部分做测试和纠错用的。

比如你研发了一款发动机,你要经过测试吧?在实验室里用专门的仪器,就可以模拟各种自然环境对机器进行测试,并计算出各项参数。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检验发动机有没有异常。如果有的话,通过仪器上的数据就可以分析出是那个方面的问题,以便给出改进意见。大概就是这样。”

说完,她又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怕是短时期内实验室办不成了。就连我的就业都成问题,看来姐姐我得回家去吃老本儿了。”

李凡愚还在消化着关于实验室的内容,他仔细一想,发现这实验室还真是个好东西!

如果真像安宁所描述的那样,那么如果日后自己研发发动机甚至汽车,能少走太多的弯路了。

有时候,技术上的难点,不是修改问题。而是不知道问题在哪儿,无从下手。

就好比你解一个超级复杂的方程式,如果让你自己去解,即使是知道方向,也难免会在解题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偏差或小失误,从而把答案引入歧途。

但是如果有一个资深老教授站在你旁边,在你错了的时候告诉你错了,错在哪里应该怎么修改,那得到正确答案还不是SOEASY,跟开挂一样?

不说别的,有了这么个东西,大大缩短研发进度那是妥妥儿的啊。

想到这儿,李凡愚试探着问道:“姐,弄这个实验室,贵不?”

安宁摇了摇头,“设备倒是不贵,我在奔驰工作的时候,跟国外的设备厂打过交道,一套发动机总成检测设备大约一千多万就能下来。因为实验室一般用作教学和人才孵化器,所以盈利能力比较弱。但是现在国家有了政策,如果实验室的申请批下来,可以申请一些补贴,用来做基础设施建设。唯一贵的就是...就是得有一块地。”

说到地,安宁的心又抽了一下。为了这块地,这半个月鬼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李凡愚此时眼睛里已经冒了小星星了,他一把拉住安宁的手,拍着胸脯道:“不就是块地嘛,我有啊!”

安宁抽了抽鼻子,看着他急切的样子感动极了;这孩子,看我为难,怕是什么办法都想用了。

她反握住李凡愚的手,红着眼圈儿道:“好弟弟,姐知道你想帮我。你这份儿心,我记在心上了。可是这地跟地...它是有区别的...国家不允许耕地私做建筑用地使用、”

李凡愚的笑容僵在脸上......

他喵的!小爷就这么不像有钱人嘛?!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重庆五洲医院好吗
黑龙江最好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酒泉权威妇科医院
阜阳公立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