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素女寻仙 第1630章 相见_1

2020-01-16 18:23: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素女寻仙 第1630章 相见

给Focuslight亲和氏璧的加更,要加更7天的,谢谢亲啊~

短暂的交锋后,山谷恢复了平静。

张潇晗坐在一颗茂密的树下,面前是诸葛一杀。

当初掠走诸葛一杀三人的凶兽被张潇晗毫不留情地出手击杀,时隔几十年,那一幕还是那么清晰。

“对不起,我来晚了。”面对诸葛一杀,张潇晗还是做不到平静自如,她想象过诸葛一杀会受到屈辱,可没有想到是如此这般。

“你来了,就不晚。”诸葛一杀的声音很是平静,这个不肯向仙士屈服的汉子,在重获自由后,一直都很是平静。

木槿和宋辰砂都避开了,连小宝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御兽谷内的事务不用张潇晗再插手了,怎么处置仙士,处置那些为虎作伥的飞升修士,自然由他们去处理,而其中又有谁是被迫如诸葛一杀这般的,怎么安置,也是要稍稍往后再说的。

虽然计划是在半个多月之前就有的,行动也就是一夜的时间,面对诸葛一杀带来的心灵冲击依旧存在,可张潇晗知道,无论如何,有些事情都是她该面对的。

“你……以后如何安排?”这句话终于问出来。

诸葛一杀沉默了一会,如何安排,他想过很多很多,可真的到面临的时候,他也有些茫然了。

这个凶兽的身体本身就资质不佳,又饱受折磨,勉强靠药力与他的精神维持,如今禁锢解除,哪怕再****灵药服用,也会逐渐衰落下去。

可即便这个凶兽的身躯能好转,他会甘心被禁锢在这里吗?四十年还是五十年了?或者更多,他当日的同伴都陨落了,唯一支撑他活下去的就是报仇,现在大仇似乎已经报了,他还有苟且下去的必要吗?

可活着,怎样活着?

“我们,是夺过舍的。”好一会,诸葛一杀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才木木地传过来。

张潇晗一阵心酸。

“我,无法逆天,无法为你寻得……”话还没有说完,张潇晗一下子停住了,她真的无法为诸葛一杀寻得一个新的身体吗?

“不,或许会有办法的,只是我不确定。”张潇晗急切地说道,她不敢给诸葛一杀完全的希望,但确实有希望。

“你说……”诸葛一杀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神似乎也有了一丝光彩。

张潇晗轻轻地点点头,手一翻,一面黝黑的幡旗出现在手里,这面幡旗一出现,诸葛一杀的眼神就是一亮。

这是魂幡,是可以收留魂魄的幡旗,当日在地下莲花生长的山洞内诸葛一杀见过它,也见过其内那个强大的魂魄。

“还有一种选择。”握着魂幡,张潇晗渐渐平静下来:“生命消逝,魂魄会被吸附到冥界,转世投胎。”

“不。”诸葛一杀没有片刻的犹豫:“我不甘。”

我不甘,短短的三个字道出了这个血性汉子的全部心念。

不甘,谁会甘心在被奴役被欺凌之后默默陨落,只要有一线可能,哪怕为之魂飞魄散。

张潇晗的神识沉入到魂幡内,那里依旧是曾在冥界所见到的那样,灰败而了无生气,枯死的老树,昏暗而阴森,唯有堆积着的魂晶好像是其内唯一的生机。

魂幡内的一切投射到诸葛一杀的神识内,张潇晗当日在冥界的过程,也毫无保留地送到他的神识内。

面前的彩鸟闭上了眼睛,魂幡蓦地长大,黑色的幡旗仿佛释放出黑压压的黑光来,握着幡旗白皙的手,瞬间也被黑光染上一层死气。

黑光中,一个浅浅的黑影从彩鸟身上浮现出来,依稀可以看出伟岸的轮廓,还有头部黯淡下的光影。

诸葛一杀的元神还在,只是不知道在进入魂幡之后,这元神还可否维持。

黑光卷着诸葛一杀的神魂缩回到魂幡之内,张潇晗的神识跟着进入到魂幡,死气沉沉的幡旗内似乎因为诸葛一杀的进入有了活力,诸葛一杀回过头来。

他不会看到张潇晗的,但张潇晗看到了他,她看到诸葛一杀微微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这个坚强的汉子把他的生命与自由全交在了她的手上。

神识倏地退出了魂幡,张潇晗无法像对待燕青山那样对待诸葛一杀,诸葛一杀的魂魄虽然在这个魂幡之内,但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成了魂幡的主人。

哀伤缓缓从心中退去,但她知道,她永远也不可能恢复到从前了。

站起来的时候,至少在表情上,张潇晗恢复了淡然,她缓了一缓,才转过身来,范筱梵站在不远,见她转身,才走过来。

下界的最后一面,张潇晗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此时的范筱梵,和下界之时略微不同,习惯性的,张潇晗张开了天眼,天眼下,一尊金色佛像在他的胸口之处,似乎感受到天眼的注视,金光乍起,仿佛要追击天眼而出。

天眼倏地合上,张潇晗的眼神不由微微露出惊诧,那尊金色佛像的金光比当日她肉眼所见黯淡了许多,这并不奇怪,但竟然能对天眼的注视产生反应,却是极为奇怪的了。

而范筱梵此时的心中,惊诧并不比张潇晗少,张潇晗视线落下的时候,身体内的佛像竟然产生了悸动,警觉陡然从心内升起,有一种正在面对极为强大敌人的感觉。

张潇晗强大吗?看到了她的出手攻击,范筱梵不得不承认她的强大,可这种强大在心底他是嗤之以鼻的,完全抛弃了修士的本身的优势,将灵力当做蛮力,张潇晗竟然能够胜利,全凭她可以吸附压制仙力的功法。

若非她奇怪的功法,这时候躺倒在地的该是她。

四目相对,对对方的疑惑都暂且压在心底,在九域相遇,彼此间应该有许多话要询问要讲诉的,可是真的面对面了,却忽然发现,彼此竟然没有任何可以交流的。

熟悉的陌生,陌生的熟悉,分明并不知道对方百年来过的如何,可分明在心底又猜想到了,却全不想知道其中的细节。

“你……”范筱梵张开,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恭喜了。”

――感谢Jenny7510亲打赏的和氏璧,谢谢亲~(未完待续。)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刘珍
湖南省直中医医院
长春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海口癫痫病医院哪好
苏州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